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以酒炼妖力
    白芒第一次来到御妖塔的第四层,这里和白芒想象的画面差不多,到处是穿白大褂的科技人才穿梭其中,操作着白芒看不4懂的机器,武器测试,数据分析,有时不知道哪儿会突然响起爆炸声,人人看起来都很忙碌。

     看准一个匆匆路过的制服美女,白芒拦住她强行问话,得知资料的所在地之后,顺着方向走了过去,路上碰见好几个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每一个都对背着长剑进来的白芒不闻不问,果然是一群只懂得做科研的死宅。

     来到一个写着资料室的房间,白芒推开门走了进去,看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

     “杰瑞,你怎么会在这儿?”,白芒很惊讶。

     房间中心一张桌子上,摆着一本厚厚的书,上面站着一只肚皮心型的黄色老鼠,正是——‘杰瑞’。

     此时‘杰瑞’正专心与书籍的海洋中,听见异动,发出不满的声音,抬头看去,白芒站在门口,顿时高兴的吱吱乱叫,

     从旁边抽出一张白纸写道:“我在这里管理资料,你呢?小白,这么长时间你去哪了?我好想你。”

     “我这一年都在外面历练,前几天才回来”,看到桌上小小的身形,白芒很高兴。

     仔细看去,白芒发现‘杰瑞’浑身穿着一层薄薄的无色套衣,看来是防备它身上携带的病毒。

     这么久不见,白芒和“杰瑞”聊的忘记了时间,从话中白芒知道,“杰瑞”在御妖塔是特殊的存在。

     当年妖月过后,“杰瑞”进化了大脑,所以它的智力比普通人高出好几倍,还参与了一些科研项目的研发,这些年虽然一直被兽研中心监管,但保持了相当的自由,所以当初白芒才会感到那种微妙的态度。

     原来如此,白芒在猛兽之林见过那么多精怪,一直觉得“杰瑞”过分聪明,现在才知道原因,那么“加肥”的表现也是一样的吗?

     聊着聊着,直到“杰瑞”提起,白芒才想起自己的目的,连忙进行询问。

     原来守护者的权限是需要不断做任务升级的,以白芒现在的权限只能调遣有限的资料,好在有“杰瑞”这个小内应,它在这里泡了一年了,什么资料在哪烂熟于心,蹦蹦窜到房间四壁摆着的书架上,拉出一大堆书籍摞在了白芒面前。

     “额……这么多?”,白芒看的一阵头大。

     好在有“杰瑞”这只酷爱学习的老鼠在,高智商不是说说的,挑拣了几份浅显易懂的资料,三两下就帮白芒整理了几份觉醒妖力的有效方式。

     由于时间有效,白芒无法在这呆很久,临走时白芒希望“杰瑞”可以跟他一起离开,但显然,所里不会轻易让它离开。

     白芒沉默了片刻,表示将来有实力后,一定会给“杰瑞”自由,然后和“杰瑞”道别,带着几份资料离开了御妖塔。

     回到剑馆,太阳刚刚落下,先是第一时间给十六汇报了喜讯,收获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白芒拍拍肚子,满意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坐到床上,白芒认真的翻起了资料,可以看出“杰瑞”很细心,资料虽然不多,但由浅入深很全面,白芒从中抽出几张讲解妖力的看了起来。

     上面寥寥数笔介绍的很详细,原来,妖力这种力量体系,在妖月诞生之前还没出现,直到人们后来发现,天地之间产生了某些莫名的变化,人类可以在天地中吸收游散的能量,汇聚其身。

     经过前人不断的摸索,终于发现了这种能量的两种表现形式,妖力和妖气。

     之所以叫妖力,是因为在修炼这种方法时,一旦失败马上被妖力侵袭死亡,但是高风险有高回报,妖力可以大幅度提升身体能力,每个人的侧重点不同,强化方向也不尽相同,像阿壮强化肉体就是一个方面。

     而妖气,也是强者必备的技能,相当于一种感知能力,因为妖力一旦入体后,身体就会产生一种特殊的气场,如果觉醒了妖气就能摆脱肉眼,捕捉对方的位置,在战斗中作用很大。

     花费了两个时辰,白芒看完了所有资料,按白芒简单的理解,妖力就是一种能量,只不过在修炼的过程中有点危险,而妖气也很简单,就像前世某变身动漫的设定一样,用自己身体的气感受对方体内的气。

     现在关键的是,怎么迈出第一步,如何在体内形成第一缕妖力,只要第一步成功了后面的修炼也就水到渠成。

     白芒想了想,按照资料上给出的几个案例,最困难的就是怎么让妖力与自身不发生冲突,每个人的办法都有些不同,有人强行吸收空气游离妖力,依靠自身强大的肉体强行融合,也有人精细的一点一点揉进细胞,每个人都结合了自己的特点,白芒要想以后走的很远,也需要仔细想想才行。

     想了半天,自己最大的特点是“心火”,想到就试试,

     喝酒。”大叔也是无语,第一次看见什么都不问,上来就抢酒喝的人,还是个八九岁的孩子。

     “切,有酒不喝非君子,大叔,我叫白芒,你叫什么?”狠灌几口酒,白芒也想通了,不管怎么样,先活下来才最重要,虽说眉宇间还藏着几分郁结,但白芒看上去已经能够淡然处之了。

     “毕庄,这间剑馆的馆主,同时也是你未来的债务人,请多多指教。”名叫毕庄的大叔看着白芒说这话时意味深长,好像很期待白芒接下来的表现。

     “债务?”白芒愣了愣,随即很快反应过来,喝酒。”大叔也是无语,第一次看见什么都不问,上来就抢酒喝的人,还是个八九岁的孩子。

     “切,有酒不喝非君子,大叔,我叫白芒,你叫什么?”狠灌几口酒,白芒也想通了,不管怎么样,先活下来才最重要,虽说眉宇间还藏着几分郁结,但白芒看上去已经能够淡然处之了。

     “毕庄,这间剑馆的馆主,同时也是你未来的债务人,请多多指教。”名叫毕庄的大叔看着白芒说这话时意味深长,好像很期待白芒接下来的表现。

     “债务?”白芒愣了愣,随即很快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