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神秘的血**纹
    “哎呀呀,完蛋了,想我赤鬼英明一世,居然最后会死在一个狼崽子手里,天道不公啊。”这三天里叫得最凶的也就是这无赖龙了,可是奈何依旧手无缚鸡之力,零转零重的战力就连烛的一击都承受不住,更别说是这零转三重的邪狼遗种。

     虽然对于这巨狼能上树表示惊异,但是烛眼中的笑意更盛了,因为这家伙没法紧靠两条后肢维持现在这种状态,至少有一条前爪会被限制。

     下坠的身躯在空中挂起阵阵腥风,淡淡的血雾不住的从烛的伤口中散逸而出。

     巨狼挥动右爪的‘利刃’,直指烛的面门,下坠中的烛陡然间停留在了半空之中,血剑从狼爪背部刺入将之钉在古树主干上。扭身避过咬来的巨口双脚踹向巨狼另一只前爪,而死死钉在树干上的尾部尖锐骨锤则瞬间拔出刺入了巨狼另一只眼瞳之中。

     巨狼的悲鸣,其中饱含着不敢与愤怒。

     跃上狼背的烛随着巨狼直接向地面下坠,血剑化为匕首扎入巨狼左腰,数之不尽的幽血蛆随着鲜血内脏从巨狼腹部的伤口涌出,臂骨崩碎的响声也从烛的双臂中响起,就连驻扎在烛左手中的天虫也面露一丝凝重。

     烛现在的伤势极为严重,全靠着一口气硬是撑到现在,双臂的本骨以及伴生骨都已然碎裂,胸骨满是裂纹,内脏多数溢血,唯一算是完善的仅仅是心脏。

     一股不祥的气息从巨狼体内涌现吓得赤鬼在古树枝干上一阵狂叫,天虫更是尾部横扫巨狼的身躯想要借力将自己和烛推开巨狼身边。

     一抹邪异的笑容从巨狼的嘴角浮现,身上三十多道伤口突然血肉翻涌,凝聚出一枚枚眼瞳盯向了烛的所在,那两尺宽的巨大眼瞳死死盯着烛。

     这种恐惧感完全不弱于赤鬼的本体,无与伦比的邪恶气息,带着死亡的力量,毫秒之间就榨干了巨狼全身的血肉精华,就连残渣都不剩一丝,仿佛此地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一头巨狼。

     三十二没眼瞳化为三十二道灰色雾气瞬间归聚一起刺入了烛的眉心,直指识海之中。

     识海之中仿佛有什么碎裂一般,烛的瞳孔顷刻间扩散,世界暗灭了,自己的意识完全消散,整个人混混沌沌地向古树下方坠落。

     彭······

     结果不言而喻,就算是有天虫调用庞大的能量护住了烛的心脉也无济于事,遍地的血与肉夹杂着骨渣,一颗心脏没有鲜血的循环而不断蹦跳着。

     天虫从血肉中钻出,看着本该是烛头颅的那堆红白物质一脸的淡然,自己已经尽可能的保障烛的安全了,神魂泯灭回归本源,要是自己本体在这确实能来得及就下来,可这只是一具弱小的分身。

     “哎,死就死吧,这就是命。”

     心脏还有一丝活力,但是相信要不了多久,这破败的身躯也会陪着烛重新划为九幽界的本源物质。

     “咦,这无赖龙怎么什么事都没有,难道???”

     血色的魔纹疯狂的从烛的识海中涌出渗入烛遍地的血肉,仿佛有着莫名伟力将这些血肉牵扯在一起,凝聚、贴合、修复,一堆血肉在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内重新划为人形,血肉模糊的烛如同诈尸一般突然坐起,大口的喘气,眼神中满是惊恐。

     那是一片血海,其中数百头怪异的血色生物在血海中挣扎,与自己先前猎杀的不少初生体和零转一重生物神甚似。

     当自己彻底陷入黑暗之前的那一刹,自己模糊得看见二十多头血色生物直接莫名炸裂了。

     体内庞大的血肉能量涌动,诈尸过来的烛不由大声吼叫,龙吟不断,就连空中都能看见随风而动的涟漪。

     邪狼遗种最后将自己献祭给自己体内的邪狼血脉,那些灰雾不仅仅是诅咒,亦是一头零转三重邪狼遗种的血肉精华,烛这零转一重的身躯虽然坚韧,但是瞬间被这么庞大的能量充斥也开始变得臃肿起来,像是鼓了气一般。

     龙血载体随着烛的意念开始吸食烛体内的血肉能量,而天虫也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至于了解为什么烛能活下来也不是什么急迫的事,只要活下来就好。

     一滴、两滴、三滴······

     足足三十七滴零转一重的赤龙精血,超过了三十三滴,烛也算是初步进入了零转一重的中期。

     九成的血肉能量被天虫吸收也就算了,自己那一成居然也被伴生骨吸收了一小部分,若是没有缺失这部分自己完全能够凝聚出超过五十滴的精血。不过再想想也就算了,要不是有这伴生骨在自己应该早就死了。

     吸收这些血肉能量能让伴生骨恢复甚至有所提升对自己有利而无一害,至于精血多猎杀一些生物总能够积聚起来的。

     血色的魔纹能够救自己一命,但是这并不表示能再救自己一次,没准那魔纹只是能够克制这种类似诅咒的效果,而自己身体能够恢复也是由于大量血肉能量因诅咒瓦解后涌现而造成的。

     毕竟是自己的命,如果不是万般无奈,烛怎么也不想再尝试死亡的感觉,因为没准下一次死亡就是彻底的长眠。

     九幽生灵自称为魔,故有九幽魔尊以及九幽魔子的荣誉之称,而自己那未曾谋面的父亲铭刻在自己灵魂中的所谓魔纹,就算是天虫这种古老的生物也丝毫不了解,因为魔纹从未在九幽界显露过。

     天虫甚是肯定这魔纹就如同自己的咒印一般,乃是大道本源的载体,但是无尽的岁月之后天虫掌控的咒印依旧只能够铭刻在肉体之上,因为灵魂太过神秘,如果咒印铭刻在宿主的灵魂上,那大道的施展会由于缺乏物质载体而在灵魂中爆发。

     而这魔纹却能够直接作用于灵魂,将灵魂作为源点从而衍生到灵魂栖息的肉体之中,若是灵魂死亡,肉体所展现出的奇妙神通将会彻底消失,这就很直接的避免了被夺舍的可能。

     如果烛不是那位那人的子嗣,天虫都已经有点小冲动想要研究一下他的灵魂了。

     看不见尽头的山脉,虫鸣鸟叫声不绝,可这绝不不会悦耳,因为这些全是凶兽的嘶鸣,洒落的各色鲜血将土地覆盖上了一层粘稠的浆膜,不消一天这些血肉又化为黑色物质凝聚出肥嫩的硕大幽血蛆。

     少数通过猎杀身边的同类得到成为初生体的机遇,而多数则是再次被撕裂吞食亦或是化为血肉侵染这片土地。

     生命的出生、成长被数倍的加速,掠食者都不需要导出徘徊寻找食物,因为脚下的大地就是一张巨大的餐盘。

     赤鬼双爪从地上抓起两头类猿的初生体大口撕咬着,独有的龙威对于这些初生体效果格外强大,虽然这些初生体没有任何的天赋,注定要成为其他生物的食物,可是由于赤鬼的龙威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法生出也确实挺废物的。

     “真是没想要我居然还会有这么一天,想我赤鬼日常都是以五转以上蛟蛇为食的,现在竟然吃这些初生体,就算我当年刚出生吃的也是一转的肉食,真是可悲可叹啊。”虽然这么说着可是赤鬼却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

     两头类猿初生体的骨头在他口中被嚼得咯嘣脆,还知道带着笑脸讨好天虫:“天虫大爷,这么食物这么多我就不一头一头给您献祭了吧,等我吃满一百头直接提取一半血肉能量给您,您看成吧。”

     天虫随意的瞧了瞧赤鬼那欠抽的笑脸,挥了挥尾巴示意他走开点。

     得令的赤鬼满脸欢愉的笑容,显摆着自己的龙威,挑挑拣拣地上匍匐着的初生体,瘦不拉几的他还懒得去啃骨头,外甲太硬的也统统不要,虽说自己牙口好,但也不是可以那么折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