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传说中的龙
    噗通······一声,烛纤细的身躯落入幽母河中,在平缓而又厚重的河水中击起了一朵小小的浪花。无力的身躯、疲劳的意识、模糊的怒吼,烛的脑海中一片空白,突然间左臂涌现剧烈的痛楚,模糊的意识一震,只见天虫扎入自己的左臂又多开了数个口子。

     “蠢材,醒了就赶快给我上岸,你已经不是幽血蛆了,你躯体受到重创不少血肉已经缺乏活性,在幽母河中血肉转化生命的速度可是特快的,不足半小时你身上大半的血肉将会彻底死去,然后化为蛆虫将你自身蚕食。”

     看了看自己现在残败的身躯烛苦苦地笑了,观察没几天便以为自己了解了猎物,殊不知彼此的差距居然如此之大,若不是有着血剑,对方一条触手就能让自己毙命。拖沓着沉重的身躯浮出水面,自己藏身的碎石堆已经没了踪影,听天虫所说,自己从落水到现在已经随波逐流将近半小时了,虽然水流不急,但这半小时最少也该有着三四公里了,岸上有着什么自己无从得知,也许是死亡的威胁,但那还是也许,至少自己要是不上岸那就是必定会死的节奏了。

     河岸离烛不足三十米,可是自己每一个动作都牵动着胸腔的伤口,大口鲜血不住的涌上烛的喉咙口,却又被他忍痛咽下,将鲜血重新划为能量滋润身体,以虚弱为代价强行恢复伤势,伤势确实出现了好转,不过由于大量鲜血流失,烛已经愈发疲倦。

     紧紧扣住河畔坚硬如石的土壁,手中的血剑奋力的从上挖出一小处栖身之所供自己蜷曲着躲藏其中,摆脱来自幽母河的致命威胁,烛片刻间就陷入了沉睡。

     “咦?这是怎么回事?”烛身上的腐肉在化为黑色物质之后居然没有再次化为幽血蛆,而是被周围的鲜活肉体吸收了,得到补给的血肉缓慢地增殖,将原先的伤口覆盖,新生的肌体略显稚嫩。

     “呦,居然是天虫的分身,当年饶你一命,没想到居然想靠着让宿主献祭的方式恢复真是我的失策,看来当年的选择是错的,必须得修正一下了。”一个无情的声音在天虫的脑海中响起,同一时间整条幽母河也是一颤。

     “不,大人。饶了我吧,我这就将所有分身灭杀,绕我一命吧?”

     “嗯?我有说要你将分身灭杀吗?这种寄生献祭的方式我很欣赏,不过你既然吸收了这么多的能量是不是也该为九幽多贡献一点啊,过去收获的能量你就自己好好储备着吧,将来有大用,而从现在起的收获你也给我贡献出九成,这幽母河中孕育的生命还是太少,至于这家伙帮我好好看护着,必要的时候可以多透支一点力量给他,当然该收多少利息还是照旧,若是由于我的存在而惯坏他我先宰了你。”

     “天虫不敢,天虫谨遵大人教导。”

     “好了,封闭自己所有感官。”

     “是是是,大人您忙,我这就封闭。”自主封闭了所有感知的天虫如同一坨烂肉般瘫倒在地。本体心中却是又惊又喜,惊得是被这位大人发现了自己分化分身的事情,喜的是自己的宿主居然有这么大的靠山,虽说不能透露,但是听大人那么说只要干好自己的本分,再管好嘴总该能有些好处的。

     “看来九幽好心办了件坏事,人形躯体对于初生的你来说远不及虫躯来得适合,既然天虫将你攻击的能力补上了,那么防御方面也得适当加强。第十七道不死魔纹开启,灵魂藏血,血魂相生,灵魂不灭血躯不毁。”虚空之中身处一只透明的左臂,食指直接戳入了烛的眉心,一道血芒从指间涌出,直接将烛的识海染成一片血海,而一道道血色的人形魔纹从烛的灵魂中涌出,渗入烛血肉之中,片刻后却消失一空仿佛完全没有出现过。

     饥饿伴随着寒冷刺痛着烛疲倦的灵魂,睁开眼看见的依旧是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九幽,九幽的河水不知为何上涨了两尺多,自己侧躺的身体已经被没过了右臂,看着被冲入这土坑的幽血蛆在自己身边的水渍中扭动烛不由冷冷的笑了起来。

     自己确实是弱小,不过终究摆脱了蛆虫的形态,幽母河中这样的蛆虫何止亿万,可是能够存活下来走出幽母河畔的又能占多少。自己是幸运的,虽然其中有着很多小插曲,但自己只要还活着就还有机会继续进化。

     绵软如同死肉的天虫垂在自己左臂上,乍看之下就像是一条肉瘤,不过奇怪得是自己用血剑都居然割不开这天虫柔软的肌体。折腾一番后,见自己终究没法取下天虫的烛放弃了这行为,并开始向上刨坑。记得离上岸应该只有两尺多,刨了一身灰头土脸的烛顶着一块几乎完整的泥块开始环顾四周的情况。

     草!大片的草!居然还有树木,仿佛打开新世界的烛心中无比兴奋。

     轰······高空中一个庞大的物体突然坠落,掉在烛和那片森林之间的空地上,扬起的尘埃让烛好一会才看清对方的模样,不出意外,那就是龙,九幽界食物链顶端的生物,就算是此刻亲眼所见,烛的脑海中都在怀疑这并不是所谓的龙。

     这条龙似乎只是力竭了,体表仅有数道小伤口,从伤口中逃出的肥大蛆虫比现在的烛都要大上五六倍,估计能有半吨重量。

     彭······的一声另一道身影降落到这条肥龙的头上,正常人类的身高不过烛清晰地看见那强者项上顶着的是一颗狰狞的虫族头颅,手脚也类似于虫族。

     巨龙足有三米直径的巨瞳盯着那将它击败的迷之生物,就连自己悠远的传承记忆中都不曾出现过这种生物,愤怒却又无奈。虫族强者右手一划,一道寒芒闪过,巨龙的头颅被劈开,只见其从中取出了一颗圆润的球状物体,发出了恐怖的笑声,随手在龙尸上一抹,巨龙的尸骸就不见了踪影。

     一道目光轻蔑的瞥了瞥灰头土脸的烛,眼神中仅是轻蔑之色。

     虽然被蔑视了,但是烛心中完全掀不起抗争的勇气,相反的烛眼中闪现的是对那虫族强者近乎狂热的崇拜,身躯的庞大与否并不是强大的最主要因素,看似弱不禁风的身躯依旧能拥有强大如此的力量。

     “他已经走了,蠢材快去猎杀那些巨龙体内爬出的蛆虫,它们可是有着巨龙之血的宝贝,对于现在的你可以说是最适合的珍宝。”天虫的怒吼袭来,二话不说便将汹涌异常的能量注入了血剑之中。

     常年作为巨龙体内二代力量源泉,受到龙威的压制,这些重达半吨的幽血蛆虽然完全没有战斗意识,却身具龙威,先前被巨龙威压震慑而匍匐的生物无论是兽类还是虫族都没有起身的想法,那些蛆虫虽然看起来肥美多汁,可是微微透露的龙威依旧告诉着它们万物与生俱来的尊与卑。

     烛,这人类形态的少有生物,没有力量,缺乏直觉,却也是因此而感受不到所谓的龙威,因为无知所以无畏。那虫族强者遗漏下来的只有三条幽血蛆,亦或者说是两条半,那仅剩半截身体的幽血蛆气息微弱,倒在血泊中没了动静,而另外两头还处于迷茫中,对于同伴的死也没有任何触动。

     “烛,先吃那条快死的,这两个傻大个一时半会儿还反应不过来。”手起剑落,血剑顺利地刺入了那头将死幽血蛆的头部,回光返照般挣扎了两下,这重伤的幽血蛆便咽下了气,烛浑身一淋,似乎有什么东西钻入了自己体内,可检查了一番自己却也没有任何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