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龙血载体
    吃下的第一口血肉便带给了烛无与伦比的冲击,灼烧,就连灵魂都似乎要被点燃的感觉,明明体表接触的时候感受不到异常的温度,但是为何吞下之后就会这般痛苦。进食本该是一种幸福美好的事情,可是现在这种状况令烛十分疑惑。

     “龙血有炼体效果,这点灼烧感算什么,就算是将你烧成灰也给我吞下去。”骂归骂天虫还是带着好奇的态度看着眼前的烛,这两条半的幽血蛆正是天虫的另一道分身让那名虫族强者留下的,之前自己被那位大人勒令封闭感官,恰巧自己的另一具分身的宿主正在这上空猎杀巨龙,便以半成的献祭量作为交易让那位虫族强者探明了此处的情况,并给烛留下了这道大餐。处于六转七重的巨龙血肉,即使是半成也足够让自己的族群中至少一位五转九重的战士晋升六转了,平添一位六转的强大战士何乐而不为呢。至于天虫的怪异表现?这怪物好像至始至终就没有正常过,以往要是自己死活不将属于他的那九成血肉能量献祭过去他就会直接从宿主体内抽取足够的能量。

     “检测到七转龙血,勉强达到融血标准,幽血蛆天赋魔纹启动。”烛的灵魂中响起了这冷淡的声音,将幽血蛆血脉天赋融入自己体内的那第一道魔纹再次复活,从烛的鲜血之中涌现,黑色的魔纹直接抽取烛的鲜血作为载体化为一条逼真的幽血蛆在烛体内穿行,吞噬那些被烛吸收到体内的灼热龙血,鲜红的血液虫体渐渐透露出淡金色。

     “龙血载体构筑完成。”幽血蛆的血脉天赋便是融解吞噬,九幽魔血便是幽血蛆自身的精血,但是这并不表示幽血蛆只能拥有九幽魔血,通过吸收强大生物的血肉,提取血脉,并构筑成一条用于转换精血的幽血蛆,在不损耗能量的前提下转换自身的血脉,模拟其他强大生物。

     由于这种血脉是私自提取转换的,缺乏母体自然导致了强大生命体记忆传承的丢失,不过除了传承之外几乎能够拥有那种生物的一切。

     淡淡的龙威从烛体内涌现,不过这龙血载体的转换效果简直弱得可怜因为自己体内的鲜血能量是在太少,数之不清的血丝汇聚穿透龙血载体,一滴或者说只是一滴的百分之一的血液从龙血载体腹部滴落,这不是普通的龙血,而是彻彻底底的精血。

     零转一重的赤龙精血,没错,烛在这庞大血肉能量的冲击下完成了零转一重的进化,这一点点的赤龙精血带给烛那独属于龙族的龙威,而且烛似乎能感知到,那精血正在对自己的身躯进行着缓慢到几乎不可察觉的改变。

     龙血人身,若是不明其中前因后果,十有八九都会被认作,半龙人,这种龙族宣泄欲念而造就的残次品,十有八九会被其他种族唾弃,却又羡慕。体内凝聚出这么一点龙族精血的烛发现自己眼中的世界都发生了改变,除了那些本就存在的景象之外,无数雾气升腾在这个世界中。

     因龙威而不敢靠近的那些初生体身上也有着稀薄的雾气,多是灰白之色,二十头初生体中仅有一头浮现出了淡淡的粉色雾气,烛好奇的看了过去不由一愣,白嫩的四肢······

     人形的初生体可是极其稀少的,短短几天之内居然除了自己之外还能看见第二只。“嗯?”烛定眼一看才发现这并不是纯粹的人类形态,乍眼看去如同皮肤,实际上那是十分细腻的鳞片组成的柔软表皮,发现烛看向那边视线,那满头的小蛇顿时竖起并嘶鸣着恐吓烛这陌生的生物。

     “居然是蛇女,烛,绝对不能错过,零转九重的蛇女在突破到一转的时候体内会涌现出庞大的寒属性能量,这种能量能提升所有与之在那时交合的雄性生物的生命形态,像你幽血蛆的血脉在虽然能够靠着转换成龙族血脉而在前期获得强大战力,但是幽血蛆血脉提升后就你吸收的龙族血脉也能够得到同等的增幅,同理你以后若是吸收了其他强大的血脉也是这样的效果。”

     虽然天虫不厌其烦地解释着,但是烛还是十分疑惑零转九重的生物体内再怎么堆积也没法拥有多少能量,而想要靠着这种能量改善血脉,这无疑是不太可能的,就算可能这种改变也不会有多大吧。

     “明白···明白···这不是还有两个大家伙吗,那家伙短时间也逃不了。女奴这种东西还是等吃饱了再想吧。”零转九重距离烛还是太久远了,借着那头半残的龙血幽血蛆才凝聚出如此微量的零转一重精血,就算将两外两头完全吞噬也最多构成这滴精血的十分之一。

     也许是血脉能量太过高级这本该是零转零重的一滴精血被自主转换成了这百分之一滴零转一重的精血,就这么踏入零转一重的烛正是彻彻底底的半吊子,缺乏战斗的经验,靠着淡淡的龙威可以略微压制其他生物,并且自己还有这血剑咒印,估计可以勉强和零转零重后期的生物战斗。见识过那零转二重中期的强大髀虫,烛深深感受到了二重境界生物的强大,就算是初期的话估计也得退避三舍,毕竟人类形态的身躯太过脆弱。

     已经被自己撕咬下大片血肉的半残幽血蛆由于痛楚也渐渐被激发出来骨子中的凶性,缺失半截身躯使得它没法便捷的移动,但是那头比自己小了数倍的生物居然敢吃自己的血肉挑衅自己,拖沓着残败的身躯猛地向身侧咬去。

     沉醉于肥嫩血肉之中的烛只听见天虫一声爆呵,虫躯扫在幽血蛆的面门之上,将其抽出了一道半寸深的裂痕,而烛也由于传来的巨力被甩出了三米有余。

     落地的刹那间烛翻身而起,一柄血剑从烛的右手中迸射而出:“既然是猎物就得有作为猎物的觉悟,乖乖的被我吃掉不好吗,吃个饭都不然人安宁。”

     这蛆虫显然听不懂烛在说什么,不过光是烛现在这挑衅的模样就已经彻底激怒了它。没有任何的反击行为,幽血蛆扬天长啸,发出的竟是龙吼。

     “不好它要化龙,快宰了它。”天虫此时的心已经没法平静了,化龙,是龙血生物特有的一种进化方式,血脉不纯的龙血生物炼化体内其他血脉从而向真正的龙族形态逐步进化,亦或是在重伤的时候将残躯滋养体内的龙族精血,以之前的残躯作为巢穴孵化出一个全新的自己,蜕变的时间只有不到半柱香,但是这半柱香的时间在战斗中足够自己的敌人将自己彻底抹杀了。

     但是如果只是眼前这生物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因为周围那一群被龙威胁迫的初生体眼瞳中已经彻底泛红,视线也聚拢在了烛身上。

     “嘶······”

     “吼······”

     ······

     各种杂乱的吼声在这片空旷的草地上响起。

     血剑从蝎尾狮肩胛处刺下,沿着甲壳的纹路没入半寸,只见血光一闪之后烛便将血剑扯了出来,喷涌而出的墨色鲜血将不少残破的蛆虫冲出。

     身为兽类却有着类似虫族的骨质甲壳,光是这一点就注定了这蝎尾狮有着不小的优势,硕大的蝎尾携着剧毒的尾针刺来,与血剑相触居然没有造成任何缺损。不俗的防御,强大的力量,还有着剧毒的尾针。在初生体的状态下居然有着和零转一重相媲美的战力。

     体内那一小点龙族精血化为无数血丝融入了烛的身躯血肉之中,儿童般体格的烛顿时筋肉隆起龙威也有了一丝增强,袭来的蝎尾一颤,而烛的血剑更是凭着体内的蛮力直接切过了那段蝎尾,伤口平滑如镜,墨色的血液再次喷涌而出。

     失去蝎尾的蝎尾狮怒吼着冲向烛,可是一对带着青色光耀的臂刃直接绞入了它的颈部,头颅落地一头虫族舔了舔如同利刃一般双臂上的鲜血,腹部猛然间张开一张巨口咬住了蝎尾狮的颈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