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邪火淬骨
    被无罪扔到这什么圣城小半天的时间,烛才渐渐了解清楚自己所面对的是什么。

     不是机缘、不是危险,而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坑,无罪告诉了自己任务的内容,可将自己扔下来之前却没有任何的方向指引,现在唯一知道的是那个需要自己唤醒的‘她’依旧在这第一层魔窟之中。

     “走一步看一步吧,对于那家伙的强大战力我是了解的,但是智商确实是出乎了我的预料,而且似乎还是一个死不悔改的家伙,都大半天了我就不信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比我都老的家伙居然能为面子丢掉自己的操守。”天虫存活至今头一次发现自己居然还是太嫩了。

     “咦?赤鬼爷爷我居然自带净化效果呢。”眉心的金刚咒印散发着神圣的光辉涌入体内将消化幽邪族血肉所吸收的邪气渐渐泯灭同化,只不过这个速度格外的缓慢,慢到赤鬼数个小时之后才发现到自身的不同。“咦,主人和小蛇女怎么都能做到?苍天啊,为什么我不是那个独一无二的存在!”

     汹涌如墨的邪气将统领所在的百米范围笼罩,战场上除却幽邪族愤怒的嘶鸣便是那团邪气中响起的刀剑蜂鸣声。

     统领所率领的那二十三人的小队完全淹没其中,没有任何一人出来,仿佛这团墨色的邪气便是随着他们移动的,卷走附近尸体上的些许邪气并不断壮大,一棵邪树的模样正在其中缓缓孕育。

     这树正是无罪座下的那颗巨木,也是支撑起十层魔窟的主体。

     城墙上的士兵见到这一幕有人皱起了眉头,有人则面露喜悦,整个小队的气息随着这棵邪树的出现渐渐消散,仿佛虎头统领和手下的队员都化为了这邪树的一部分,从幽邪族体内榨取出来的邪气也变得愈发邪恶。

     邪树彻底凝实之时,小队中每一个成员的容颜都暴露在了所有生物眼前,一种奇异的赤灰**纹从邪树之中蔓延而出,延伸出共二十四条树根,连结着二十四人的后背,赤灰色的角质层覆盖他们身体,狰狞的角刺从各个关节之中顶出。

     随着虎头统领一声狂吼,二十四道身影消失于幽邪族的大军之中,仅仅三秒之后,二十四道赤色剑影从二十四个方向冲天而起,将这幽邪族大军包裹其中。

     二十四道剑影连成一片,化为一道弥盖苍穹的剑盘,向下碾压而来,剑盘还未触及那些幽邪族的身躯,而绝大部分幽邪族的身体已经莫名的出现了剑痕,鲜血从剑痕中喷涌而出,骨骼寸寸断裂刺穿自己的肌体内脏,每一段碎骨都仿佛受到了什么召唤,想要从体内钻出。

     顷刻间,战场被各色的血雾淹没,无边的哀鸣响彻苍穹,甚至连无罪那都听见了这最为原始的苦痛。

     “小子,危险。”

     所有人都已经被眼前的恐怖场景所震撼,不久前扔给赤鬼补给的老兵却见那名为‘烛’的小鬼眼神之中一片迷离,站在城墙上的身躯已经迈出了半步。

     二十四道剑影能够磨灭如此庞大的幽邪族大军,而圣城之中的人却能够完好无事全都归功于圣城的墙体乃是圣树根基所化。此时此刻离开圣城,那从苍穹中压下来的剑盘不可能识别敌友,任何处于阵中的生物都将会被抽离骨骼,破灭血躯。

     远处传来的喝声惊醒了烛,可是却没能够阻止他的身形,整个人侧着身向城墙下坠去,百米高的城墙,摔下去就算不死都彻底废了,更何况城外覆盖着一座大阵化成的巨大剑盘。

     烛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骨骼正在寸寸崩裂,以一种极慢的速度转化成一柄柄细小到极致的骨剑,这些骨剑疯狂的颤抖想要脱离自己的骨架刺穿自己的身躯,飞往那天空的剑盘之中。

     不知为何自己体内的骨甲却完全没有受到剑盘的影响,完全将骨骼包裹,化为骨剑的骨骼碎片相对自己原先的骨骼至少凝练了三倍有余,每缩小一分,骨甲便收拢一分,使得骨剑没法颤动一丝一毫。

     狠狠摔在城墙下的烛瞥了一眼自己身下的幽邪族尸体,全都是没有骨骼的血肉,自己砸在一堆烂肉之中故而没有摔死,可全身的骨骼全都已经化为无数骨剑,骨架虽然能够将它们禁锢在体内,可是没有自身骨骼的调动,骨甲恍如摆设一般,任凭自己在这堆血肉中慢慢地陷下去。

     浓重的邪气在血肉之中涌动,烛仅仅零转二重的肉身开始同自己的骨骼脱离,渐渐腐坏化为那种黑色的至秽物质,邪气似乎找到了倾泻的洞口,疯狂的向其中汇入。

     周围堆砌的血肉也随着邪气的冲刷而开始腐败融入这团黑色物质之中。

     蛇女满脸泪痕地趴在城墙之上,要不是赤鬼拉着估计已经随烛去了,赤鬼也是一脸的担心,不过更多的是担心自己的性命,魂血归于烛的识海之中,一旦烛彻底殒命,自己几乎没有活下来的可能,要是自己还是七转的实力,一半的魂血损失至多重伤,但是现在只有零转两重,这可是绝命的局面。

     城外剑意如海,可三亿幽邪族大军现在仍有部分在挣扎,吞噬同伴的尸体,压榨出精血化作能量紧固自己的血骨,那些残存下来的皆是一转以上的强大幽邪族。

     这些幽邪族本该是在战斗中崛起的强者,但是随着疯狂的吞噬血肉,它们的身躯已经开始病变,数百倍的血肉堆积体内,令自己的身体变得如同一座座小肉山,别说战斗,就连挪动都成了问题。

     剑盘虚影中心渐渐升起的白骨柱体已经有百米高度,这乃是近乎三亿幽邪族的骨骼淬炼而成的,虽然未成剑型,但是那股澎湃的剑意从这个表面粗糙的百米巨柱之中不断涌出。

     岑岑岑······

     剑盘重新化为二十四道剑影,只见这二十四道剑影脱离自己的源头刺入巨柱之中,而支撑着二十四道剑影的整个小队成员全都从离地数米的半空中摔入了身下的血肉中。

     吼······

     第一道剑影融入巨柱的瞬间,一声暴虐到极点的吼声从白骨巨柱之中散出,一张模糊的大脸在巨柱的表面仅仅浮现了不到一秒变消失不见了。

     可是随着之后二十二道剑影融入其中,这张大脸一次次的怒吼着出现,越发清晰甚至伸出半颗脑袋。最后一道也是最强大的那道剑影融入的刹那,那颗脑袋居然彻底冲了出来,要是天虫没有随着烛被血肉掩盖必然会被那颗狰狞的白骨头颅震撼。

     白骨头颅的出现甚至没有几个人发现便被巨柱再一次收入其中。

     百米的巨柱向地面砸来,而目标正是一头残存一转幽邪族化作的小肉山,本来脸上还露出一丝放松这头幽邪族拼了命地嘶吼着,想要挪动自己的身体,可是奈何自己的身体怎么着就没有了往日的灵敏,杵在这没有挪动一丝一毫。

     彭······

     嘭嘭嘭······

     巨柱仿佛有着自己的意识那般蹦跳着向其他的小肉山砸去,本来已经平静了的战场又一次响起了幽邪族的吼声,只是这次的吼声格外的凄凉,满满英雄枉死的悲哀。

     “不好,那骨柱向圣城这边过来了,魔纹炮赶快驱动起来。”

     原先杀伤力甚是可观的魔纹炮乃是范围性武器,此时此刻面对这单根骨柱却展现出了它的不足之处。

     巨柱呼啸而来,直指圣城墙角之处。

     轰······

     尘土、血迹、以及漆黑的至秽物质倾洒在城墙上,一道光幕将之挡下,在污浊的光幕之中只能看见一个巨大的身影从光幕之外缓缓站起,手中抓着的正是那根巨柱。

     一股热浪冲入光幕,光幕上的污秽顿时被烧灼一空,熊熊火海在半空中燃烧着,源头正是那棵早已被人忽视的邪树,一团至秽物质包裹着巨柱被囚禁在火海之中。

     邪树抽取着战场上的邪气,燃烧着自身,炼化至秽物质。明明是一株邪树,所作所为却格外充斥着正义之感,令人不由深思。

     汹涌的热浪即使是隔着光幕都能感觉到,而成为虽然地面上没有火焰,但是相对于城内也依然是炼狱,可是统领一行二十四人还在外面,本来就已经生命垂危,要是长时间暴露在这种高温中必定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八条类似手臂的物体从烛的巨大躯体后背展现,环抱的巨柱中白骨头颅再次钻出,向着烛的黑色躯体疯狂撕咬,但是显然头颅收到了莫名的压制,它没法长时间探出巨柱,相对于它操控巨柱,更像是巨柱将其封印了一般。

     战场上仅剩的剑骨彼此间不断吸引,烛的全身的骨头带动伴生骨架开始改变形态,渐渐摆脱八臂幽血蛆的形态,至秽物质在邪火之中溶解并开始燃烧凝聚,巨柱在不间断的抖动中也开始软化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