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空间门’
    天虫随口一句话,却是在烛和赤鬼心中掀起了滔天的波澜,任何生物只要是同族的就可以归于一体化作宝具,有很多生物或许很弱小,但是奈何数量庞大,一旦数量多了,然后将之炼化成宝具,这简直就是一条快速壮大自己的捷径。

     “哼,将族群炼化为宝具?就你们这实力吗,就算是幽母河中的幽血蛆你们除了血肉精华什么都不可能炼化出来。没有六转的实力除非你们能够像蛇女这般撞大运,得到一个族群的真心归附。”

     被天虫彻底鄙视了的一人一龙顿时双脸通红,没敢多说什么。

     “不过······”

     赤鬼双眼顿时发光。“不过什么?”

     “不过和你还是没有关系。”天虫哼哼一声:“不过如果烛能够开启绝脉,并吞噬一种强大的火系能量,或许能够在一转的时候就炼化一些生物。但是绝本身就是凭借肉体为尊的生物,炼化的宝具对于绝来说都是一些鸡助的东西。”

     “哎哎,还有我呢,主人您要是成为了绝,可千万别忘了我赤鬼啊,我可是整颗心都倾注到了主人您身上,炼化的宝具要是您用不着可以给我啊,我到时候强大了就能够陪您干更多无耻的事了,哦不,是英伟的壮举。”赤鬼一脸崇拜地看着烛,烛又怎能不知这赖皮龙的无耻。

     “你这家伙小爷是那种人吗,跟着小爷保证你将来宝具多到可以用来铺床。”

     “嘿嘿,主人,那个做好是那种有体香的雌性种族,我虽然暂时不能够干那事,可以为将来储备对吧。”

     “烛,我建议到时候第一个炼化的就该是这条蠢龙,有着金刚咒印加持,就算是只炼出一个小配件都绝对能匹敌同阶宝具。”

     “天虫大爷不要啊,我绝对会好好做事的,将来宝具多了也不缺我这个吧。”

     “这就得看你表现了,两种选择,哪种价值越高,你就只能成为哪种,其实你也不用恐惧,就算化为了宝具也只是变成另一种形态,你的灵魂还是你的,只要烛愿意,你还是可以显化出你本体形态的。”天虫突然眉头一皱,而一道悠远的嘶吼亦从三转灵药之前所在的位置传来。

     “你们两个蠢材,用精血强化龙威,抵抗那头零转九重生物的威压。”零转九重的生物对于烛还有赤鬼来说还会太强大了,吼声之中夹杂的雄厚威压即使是在两里之外都能清晰感受到,两者逃跑的速度由于这威压降低了六成,赤鬼更是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赤龙精血燃烧,四肢立即被力量充斥,龙威辐射周围三米,周围的初生体以及零转一重的生物皆然瑟瑟发抖,深怕被龙族吞食。

     “小蛇女身上残留有三转灵药的气息,那头九重生物已经锁定了你们的方向,烛快将蛇女扔掉不然你们都得死。”天虫现在彻底急了,烛可是那位大人物的子嗣,要是让他死了,自己肯定没法活命,奢求那位大人救命吗,应该不会出手,自己改怎么办。

     “不行,蛇女不能扔,她是个好厨子。”

     “蠢材,要个厨子有什么用。”

     “换个扔成吗,扔赤鬼,它更没用。”听见此话赤鬼顿时双眼朦胧,无尽的苦楚涌现心头。

     “不行,那零转九重的家伙锁定的是蛇女,扔一百个赤鬼都没用。”

     “喂喂,一百个我还是可以和一颗三转灵药有得一拼的吧。”

     “既然不扔,那你就做好死的准备吧,我开启一道空间门,直通人面藤所在的峡谷,我现在实力还太弱,空间门并不稳定,里面的空间碎片随时可以撕裂你们的身躯,我只能尽全力操控你们的身躯来躲避空间碎片,不过是死是活就看命了。”

     天虫尾巴向前一挥,一道两米高半米宽的空间裂缝出现在三米之外,激射出来的空间碎片肆意切割着周围的草木和一些低级生物。

     天虫将赤鬼裹上的同时烛直接冲入了那道‘门’,尽管赤鬼吼着“不要”却依旧被天虫强行扯了进去。

     这是一个灰暗的世界,幸亏九幽界本就是一片漆黑,为了看清这个世界,所有的幽族生物也有进化出了血色的双瞳。

     这灰暗的世界之中闪烁着一缕缕银灰色的光,没有一丝阻碍地划过赤鬼和烛的身躯,仿佛被利刃穿透,过程却没有一丝痛楚,当感受到痛楚的时候,空间随意早已透体而过。

     天虫的身躯不断延伸,尽量将两者颈部以上缠绕,以保护大脑的安全,而蛇女体表则是被一种淡淡的绿色光芒覆盖,估计是那棵三转灵药在护主,消耗自己多年积聚的力量,如若伤及本源甚至会从树退化至草木。

     赤鬼的右侧翅膀脱落被天虫一口吞没,虽然烛收了不少零转三四重的血肉,但是想要凭空长出身体丢失的部位可不仅仅是血肉能量的问题,这需要不少的时间,故而能将肢体保留下来自然是最好的。

     伴生骨鳞甲中的铁鲜蚴不断嘶鸣着,天虫不可能分散出力量保护这个东西,而且铁鲜蚴生命力顽强至极,只要将残躯保留好,伴生骨鳞甲中的铁鲜蚴最多是之后好好沉睡一阵就行。

     烛的左臂、右小腿、右胸、右肩到手全都被卸下,而赤鬼更惨除了脑袋脖子就剩小半个身体了,想都不用想,两者早就疼晕了。

     仅仅三秒钟天虫就带着蛇女和这两具残躯掉落在了一处黑石之上,天虫累的只喘粗气,

     不过并不是由于保护这两个家伙,而是由于自己吞噬了太多空间碎片,消化这些空间碎片它需要从母体那边传送过来海量的血肉能量,如此之多的血肉能量在体内奔腾自然疲惫无比。

     将两者的肢体取出摆放好,赤鬼的伤势更严重,天虫尾部刺入伤口之处,血肉能量汹涌而出,受到血肉能量的滋养,伤口顿时涌现出密密麻麻的肉芽,将自己的残躯接合起来。可当天虫回头的时候却是被烛吓了一跳。

     血色的人形魔纹从烛的识海以及血肉之中涌出,魔纹取代肉芽将伤口缝合,体内的淤血直接被榨取分解。片刻后,除了那些伤口处留有淡淡的白痕之外,烛整个人就像没有受过伤一样。

     “真是令树惊叹啊,巧夺天工的魔性纹路,居然还是选择人族进化的小家伙。天虫你将他带来有何阴谋啊。”

     “远古天虫所图谋的可不是我们能猜出来的。”

     “是呀,毕竟我们不是虫族。”

     “嘿嘿嘿······”

     “啾啾啾······”

     “你们这群老家伙仔细看看这魔纹,难道真的没有半点印象吗,就算记忆残缺也不可能忘本吧。”

     黑暗之中伸出数百条粗壮的树藤,每根藤蔓的末端都形成一个树结长有一张人面,各色的表情凝视着躺在地上的烛。

     “这还用得着你说?小小天虫将其带来作甚,若不是看在你如今为主人办事的份上,你这具分身早就被灭杀了。”数百根人面藤向两侧退散,留出了一条小道,只见一名身穿木甲的壮汉从黑暗之中走出,而这数百根人面藤居然都是源自于他背后的木甲。

     “将军您醒了。”虽然那些人面藤都没有多么大声,但是耐不住藤多,这声音在这幽深的峡谷中不断重复,足足半柱香时间才淡去。

     “既然看得出他的来历,那我就直说了,给他几滴你的精血,我要助他开启绝脉。”

     “疯子,你这是要害他。之前两次灭侵袭九幽就是你搞出来的鬼吧,这第三次你居然敢用大人的子嗣作为你实验的对象,想死吗,信不信我出去灭了你本体。”

     用尾巴轻轻推开指在自己面前的木刀,天虫满脸的不屑:“轻易下结论可不好,你怎么的也是九幽界最古老的存在之一,看看他的血脉,幽血蛆对吧,和我同源呢。而且经过那位大人的改造,这血脉居然能够吞噬复制强大的血脉,就连我这源头都自愧不如,我猜测绝脉就是那位大人为他的子嗣所准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