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血魔圣子
    血色的光从溟大师的拐杖中渗入那些重伤患者体内,不过很奇怪要说这是治疗,体表的伤势却没有任何好转,不过奇怪的是那些被治疗过的伤患脸上都洋溢出了极为轻松的神色,仿佛自己身上的伤都恢复了。

     “不愧是溟大师,血魂的控制能力居然如此强大,副统领那么严重的情况都被稳定住了,现在更是治疗了上百名伤者血魂力居然都没有枯竭。”

     “是啊,如果我们成为血魂使就好了。”

     “别白日做梦了,我们的魂太普通,即使修炼血魂力也不会有多少作用的。”

     “哎,是呀,我的魂虽然是异种魂,不过先天魂力不足,没法修炼血魂力,还是乖乖依靠凝血术强化肉体吧。”

     从士兵们的谈话中烛了解到了圣城中这些生物的修炼方式,其一是以凝血术为主强化肉身的路线,其二是以血魂力修炼为主的的辅助人员。并不是血魂使没有足够的战斗能力,而是在战斗中血魂使对于濒死以及处于重伤痛楚中的伤员有着极佳的治疗作用,而且血魂使人数稀缺,每一人都可以说是珍宝,哪会舍得作为基础的战斗单位。

     血魂力同凝血术虽然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修炼体系,不过全是圣城独有的,两者之间仿佛有着绝妙的联系,尤其是当自己已经使用凝血术在体内构筑了鲜血熔炉后那位溟大师的血魂力对自己产生的极致诱惑,自己的身体在渴望那种力量,或者说是自己体内有什么与之在共鸣。

     “灵魂藏血,血魂相生,灵魂不灭血躯不毁。”一段莫名的声音从烛的脑海中响起。

     “如此纯粹的血魂力真是前所未见的奇迹啊,圣主保佑。”

     不知不觉中烛的身上也洋溢出来血魂力独有的红色光芒,而且浓郁程度远超之前溟大师治疗副统领时所凝聚的血魂力。砰地一声······凝聚在烛身上如同液体一般浓郁的血魂力仿佛炸裂的闪光弹一般瞬间将红色的光辉照射到了整个圣城之中。

     伤员们肉体感受到的痛苦由于灵魂得到了血魂力的滋养这一刻被抚平,而且被血魂力滋养过的灵魂渐渐迸发出生机开始修复伤员们肉体的损伤,虽然这个修复的速度可以忽略不计,可终究是没有逃过天虫以及那位溟大师的眼睛。

     天虫看见这状况顿时想起来烛当时死而复生的情况,这种自己未知的力量能凭借灵魂强行扭转肉体的伤势,通过烛体内的血之咒印自己也未尝不能彻底解析出来,嘿嘿嘿。

     烛身体中爆发出浓郁的血魂力之后整个人顿时陷入了昏迷,各种形态的血色人形魔纹从烛体表的鳞甲之中蔓延而出,本该显得妖异的魔纹在圣城这些子民眼中却成了十分神圣的存在,这种魔纹被深深的记录在他们的记忆传承之中。那曾一度让整个无数世界陷入极端恐惧中的生命体,魔窟圣城一脉从最底层成长起来的另一位巅峰强者‘不死魔尊’——血魔圣子。

     可这位有着不死称号的恐怖魔尊却在征服无数世界后遭受了来自九天持有者的打击,仅仅一击便彻底消耗了其识海中容纳的亿万万强大灵魂,不死魔纹直接崩溃,他们的血魔圣子彻底消失,就连承认其魔尊地位的九幽界也一度受到打击,圣城一脉更是不得不整合仅存的力量回归魔窟,如今别说重新出世,就连第八层以下的驻地也都已经失守,第九第十层魔窟已经完全沦陷在了邪幽族的掌控之中。

     “是圣子,圣子不会丢下我们的。”

     “血魔圣子回来了···”

     ······

     “大家安静一下,这虽然是血魔圣子拥有的不死魔纹,但是这孩子的身份不明,还是等其醒来再做商榷。伤势好转的人员协助收集战利品,这次虽然我们遭受了巨大的打击,但也是我们圣城一脉崛起的机遇。”当整个圣城都沉浸在血魔圣子归来的喜悦之中时,虎人统领立即喝止了这近似癫狂的氛围。

     仔细想来,虽然自己见过烛一面,但是这确实不是自己圣城中的子民。

     “来人,将这位可能有血魔圣子有联系的孩子还有他的这两位同伴带去城主府的客房。”

     蛇女嘶鸣着挡在烛身前,试图制止那位想要将烛抱起的士兵,尽管身体在颤抖,不过眼神中却十分坚毅。

     虎人统领微微一愣,顿时笑出来声:“乖了小丫头,我不会对你同伴做什么的,虽然你们现在身份未明,不过既然你的同伴身具血魂力以及不死魔纹就不可能是我们的敌人,先一同到城主府休息照料你的同伴吧。”

     虎人统领饶有兴致的想要摸摸小蛇女这满头可爱的蛇发却被其迅速闪过,不由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城中的伤员由于得到烛体内爆发的血魂力滋养,伤势略有了好转,见没有了重伤患,溟大师终于松了一口气,招呼来自己的侍从:“我们先回去吧,这边的伤员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交给那些小家伙就行,扶我一下有点脱力了。”

     不同于圣城中战后的忙碌,此时此刻魔窟之上另一头邪幽族成了邪龙意识的载体正在和无罪调侃。

     “你扔下来的那个小家伙收了我这么一份大礼居然没死呢,真是不容易。”

     “气运这东西谁说不是呢,万物流转终究难以脱离这世间的轮回大道。”

     “不过你为何将灭之剑的淬炼之法交给那些弱小生灵,灭之魂成功脱离不仅仅是对于魔窟就算是对整个九幽界都是一场灾难。”

     “这也是命运的一部分,你说是吧。”

     “罢了罢了,被你镇压这么久就陪你好好玩玩。”

     “圣魔一族已经尘封在历史中够久了,你这次可不准再耍赖了。”

     “想我邪龙也曾一度名震九幽,怎会连一点信誉都没有,你这是在污蔑。”

     “这还用污蔑吗,你这赖皮龙什么时候有过节操。”

     “哼······老家伙走着瞧。”

     邪龙的意识一离开,那头邪幽族立刻变得无比狂躁,试图冲向无罪与其厮杀。无罪眼角一瞥这头只有一转三重的虫属邪幽族,其身体仿佛被一把无形的刀刃轻轻滑过,切口平整如镜面,肉体仿佛依旧没有感受到来自身体的损伤,鲜血没有从断口中涌出。

     见成了两半的这头邪幽族依旧不遗余力的向自己扑来,无罪嘴角微微一笑,两段残躯仿佛被无数刀刃略过瞬间化为了一地细微到极致的整齐微粒。

     浓郁的血腥味如同粘稠的液体一般涌入烛的五官口鼻以及全身的鳞甲缝隙。依旧昏迷中的烛仿佛回到了自己的母体,那种被血肉之力压迫的感觉令自己很舒服却又仿佛陷入了无力与绝望中。

     “果然是异种魂,不过似乎幽血蛆这种生物也太弱小了吧,怎么可能成为异种魂,而且那强大到弥漫圣城的血魂力怎么可能是在这弱小的幽血蛆灵魂蕴含的。”

     此时此刻那羊头老兵“溟大师”和虎头统领正站在烛的身侧,也正是城主府的客房之中。这虽然说是客房,却不是那种舒适的香闺,而是完全有圣树构筑起来的建筑,客房中仿佛石质的墙壁和地面以及正中央直径三米的血池随着溟大师将昏迷中的烛的灵魂召唤出来,整个房间中也洋溢出了血魂力独有的邪异光明。

     蛇女和赤鬼正紧张地看着静静躺在血池中的烛,那一条狰狞的幽血蛆魂魄也正是从烛的体内牵引出来的。

     明明只是九幽界中最为弱小的幽血蛆,见到不住打量自己的两人却没有露出任何怯意,烛的灵魂不断撞击着溟大师血魂力构筑成的薄膜想要与他们厮杀。

     溟大师脸上露出了丝丝笑容:“统领大人,这孩子的魂魄和血魂力十分契合,而且您看。”一枚血魂力构筑而成的尖刺轻轻滑过烛灵魂的表面,顷刻间从烛灵魂中涌出的血色人形魔纹如同一群疯狂的生物像伤害了自己的溟大师扑去,血魂力构筑成的球体薄膜在这些人形魔纹的侵蚀下渐渐变得虚幻。“这确实是血魔圣子所拥有的不死魔纹。”随手一道温润的血魂力融入那些魔纹,抚平了它们暴躁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