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吾名‘无罪’
    “我的精血他承受不了,开启绝脉有六转精血就可以了,我虽然有但决不能就这么给他。我镇守的魔窟中有九亿多一转以下的邪幽族,三年内将之全部灭杀我就拿出百滴六转精血,并借你们一枚仙金钉。”说完壮汉就带着身后的数百人面藤重新遁入了黑暗。

     邪幽族,亦是幽族的一份子,他们生于九幽界的大地之下,并非从幽母河中孕育,而是从一片邪土中孕育的,而那片邪土所在的地下空间则被命名为魔窟,魔窟分为十层,第一层是零转生物,第十层中则是唯一的一头九转邪龙。

     邪龙自古不被龙族认可,三十万年前一头邪龙潜伏幽母河中成长至九转,一出世九幽界的空间壁垒都差点被其崩碎,龙族共派出六十多头九转巨龙,最终损失了近半才将邪龙重伤。

     正当龙族一筹莫展,想要拼尽最后的那些强者将邪龙灭杀之时,一声叹息从幽母河畔响起,随之而来的六道令九转龙族都感到恐惧的刀光,邪龙的四肢、头颅和尾巴顷刻间被削落,一名背后长有数百诡异人面藤蔓的强者手持木刀从地表被刀气斩出的峡谷内冲出,六枚仙金长钉刺入邪龙的六份残肢构成了一组诡异的大阵,抽取邪龙自身的力量来正压邪龙。

     龙族死去了过半强者,却见邪龙仅仅是被封印而非灭杀,试图从壮汉手中抢下邪龙的残躯,可是九幽意识居然降临显化为一老者站于壮汉身侧,行了一礼挥手间就将没死的龙族送回了龙岛,而死去的亿万生灵包括九转生灵的残骸全都在老者的控制下化为了一座血肉城墙的城基,驻守幽母河畔。

     无数生物试图模仿邪龙,在幽母河中孕育壮大自己,可是由于消息闭塞,那些冥冥之中已经感受到催促他们离开的意识却无动于衷的家伙全都化为了城墙的一部分,三十万年间幽母河畔也是一幅‘和平’之景,城墙也从当年的一尺阵基化为了如今巍峨的血肉之墙。

     邪龙的六份残躯被封印在魔窟的第十层,透露的邪龙气息滋养上方的土壤,至秽物质之中重新演化出了一种生命,那就是邪幽族。

     比普通的幽族更为邪恶,没有任何的情感可言,甚至连利益的纠葛都不会产生,因为邪幽族缺乏智慧,邪龙的气息充斥它们的灵魂,除了复仇之外没有其他。被孕育出来就只是为了帮邪龙冲击封印,可是三十万年以来,邪龙始终没有成功过。

     因为封印的力量源头就是邪龙自身,就算是九转的邪龙也没法抵抗用仙金设下的封印。

     “嗯?这个气息是?邪······龙······”

     醒来的赤鬼一个颤栗,差点被从魔窟中透露的邪龙气息吓破胆,三十万年前的那场战斗已经将邪龙的恐怖铭刻在了龙族的血脉之中,同是龙族却有着数十上百倍的战力,而且相传龙族之中没有单独的邪龙种族,那头令整个龙族恐惧的邪龙起初只是一头和自己一样的赤龙。

     相传那头邪龙乃是赤龙神与一条蛇妖所生,即使父亲是龙神,但依旧背负着半龙的污名,不知道是由于什么原因,那条赤龙居然背叛了龙族,背叛了自己的龙神父亲,作为惩罚被抽离龙血、剔除龙骨、挖去龙晶、剥下龙甲,灵魂随着血肉坠入幽母河等待重塑。

     可是万万没想到那头赤龙仅剩一身没有龙血的残破血肉却在幽母河中活了下来,并潜伏数十万年前成为了一头只为复仇而存在的邪龙。

     “天虫大爷,这是什么鬼地方啊,我们还是赶快走吧,我好怕啊。”

     “这里啊,魔窟呗,邪龙的封印地,你们龙族的噩梦所在。是不是很怕?怕就对了,之后还有更让你怕的。”

     “邪龙爷爷啊,冤有头债有主,当年对付你的都是龙族的那些老家伙,我可是对您崇拜至极啊,我是您忠诚的信徒,千万别吃我,别吃我啊。”赤鬼匍匐在地上向着四周不断的叩首。

     “呦呦呦,这里居然有着邪龙的信众呢,要不要把他封印进魔窟啊。”

     “呦,只是一头零转二重初的小赤龙,就算是一层都会马上被邪幽族啃食殆尽。”

     “还没断奶的小龙居然会被允许出龙岛,真是奇怪啊。”

     “蠢货,难道没看出那灵魂中是一条成年赤龙吗,重伤之后二次化龙。”

     一堆人脸从黑暗中簇拥而出,你一句我一句说个不停。

     “妈呀!妖怪呀!”赤鬼刚想飞起逃跑就发现问题了:“我的天那,翅膀反了,什么情况,天虫大爷您别玩我呀。”

     “嘿嘿,小龙别怕,爷爷们帮你改过来。”赤鬼被藤蔓卷起,数条人面藤伸出枝丫,形成锋锐的木刃直接从赤鬼的后背将一对翅膀削了下来。

     “啊,妖怪爷爷,宝宝就右翅反了,你们怎么全切了呀,疼死宝宝了。”

     “呦,这龙族的小宝宝,可真弱,居然怕疼。”

     “哼,少看不起人,本龙可是活了好几千年,除了我自己没人能叫我宝宝。”

     “嘿嘿,我们这群老家伙比天虫那家伙活得还久,我算算,应该最少有六十亿年吧。”

     “爷爷,你们都是我爷爷,我就是小宝宝,你们随便叫。对了这个九幽年快到底了,年底爷爷们一人给个红包呗,没有红包,仙金灵药都成啊。”活的比天虫还悠远的生物绝对是一群大金主。

     “好了,龙族的小家伙,叫醒你的主人吧,是时候去杀戮了。邪龙源于赤龙一族,当初邪龙被惩戒之时赤龙族选择了中立,而且念及同源的因果,邪龙应该不会过于为难你这头小龙的,其中机缘自己去掌控吧。”

     赤鬼没有如愿占到什么便宜,但还是乖乖地叫醒了烛,蛇女却依旧被那灵药的本源光芒笼罩始终没法唤醒。

     随着人面藤的引领,烛背着蛇女向那黑暗深处走去。烛很疑惑,人面藤对天虫的态度并不是很好,反倒是对自己笑语连连。

     “醒来了?”一个声音从黑暗中响起。

     烛定了定眼,只见黑暗中隐隐有一棵苍穹巨木,而树根处则是一尊王座,而声音正是座上之人发出的。

     “请问人面藤前辈,所谓的杀戮乃是指何事?”

     “呵呵,人面藤?这就是外界对我的称呼吗,还真是简单至极。吾名‘无罪’,奉命协助九幽意识镇守九幽,你看见的那些人面都是我曾经麾下的战士,不过曾经的肉身均已毁坏,故而你们才会看见现如今的这种惨状。呵呵······”

     烛临近之后才看清楚眼前之人,似乎同自己一样乃是人族,可是这体格也太惊人了,三米的身高壮硕的体型,以及体表如同活物的木质铠甲无不透露着怪异的气息。

     “而所谓的杀戮自然是此物,带上来。”无罪大手一挥只听见黑暗深处传出一阵充满邪意的嘶鸣声,烛的双眼之中顿时满是血色,心神也差点被杀意控制。“你们的灵魂太弱,此物能助你们不受邪意控制守护灵魂。”

     三颗如同种子一般的物体从无罪手中洒出,钻入烛、赤鬼和蛇女的眉心,在识海之中化为了一棵小树。

     种子一入烛如同血海一般的识海顿时发生了诡异的变化,在血海中荡漾的小树随着血**纹融入渐渐长出四肢头颅,不过却不是人类的模样,而且不是九幽界存在的故有生物,可天虫却被吓得不轻,因为这正是‘绝’的战斗形态。

     “果然如此。”无罪淡淡低语道。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无罪究竟是什么身份······这魔纹为何能与那种子结合······为什么会显现‘绝’的战斗形态······为什么我天虫这般的远古生物也会有这么多未知之事······那位大人究竟在图谋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