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收服蛇女
    眼前这生物似乎哪里见过,却没有多大印象,不过却是和自己十分相像呢,细腻的鳞片,相似的四肢,不过他的头发没有自己的好看,怎么还有条大尾巴,而且为什么身上长出来了那些大虫子才有的甲壳,蹭亮蹭亮的,而且臂膀上为啥还有一条小虫。

     “\&……\&¥%%\&*¥~~~”

     蛇女似乎并不会任何通用的幽族语言,只是凭着自己的感知,通过声音来描绘自己的想法,不过谁听得懂呢,这只是属于她一个人的语言。

     烛听不懂蛇女在说什么,指了指那些烤着的幽血蛆,又指了指自己带来的那条长蛆,做了进食的动作。

     蛇女显然没有理解烛的意图,从火堆边上取了一根串着幽血蛆的树枝递给了烛,示意他开吃,并叽里咕噜说了一堆。

     烛接过肉串,尝了尝,简直美味啊,这些血肉被炙烤之后变得更为稚嫩,入口即化。不过这些东西连初生体都算不上,血肉中蕴含的能量实在太少了,只能够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罢了。

     烛刨开那条长蛆去除其中的内脏将其直接串在了树枝上,然后将之投入了火堆,蛇女见状顿时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不知道说着什么,从火堆中奖那串着长蛆的树枝拣出,并将长蛆从树枝上取下。

     用一片锋利的骨片试图将长蛆切小,但是她发现自己手中的锋利骨片居然没有多大作用,看似柔嫩的血肉坚韧度完全不输于自己栖息并躲避猎食者的这棵古树的表皮。

     烛指了指自己手中匕首状的血剑,在蛇女试图切割的位置切了一刀,切面光滑如镜,蛇女看着烛眼中闪露出晶芒,他很好奇烛手中的东西为何比自己手中骨片还要锋利,更好奇这和自己类似的生物究竟是什么。

     在蛇女的‘指导’烛将整条长蛆切割成了十八段,又示意烛在火坑周围刺了十多个小洞用于安插树枝。

     蛇女从树洞中取出一堆怪异的干枯植物,有草有花也有树皮,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终蛇女取出了两根枯草,眼中似乎还有这一丝不舍。

     蛇女捻了一小段草叶,两指揉搓了一下,放到了烛的鼻尖之下,一股莫名的清香涌入烛的鼻腔,但是烛发现这股香味很熟悉.

     没错,正是龙涎,自己拥有龙族血脉,口中亦有着这种淡淡的香味,虽然不足这小草上的千分之一,但是烛能确认就是如此。

     碾成粉末的草叶被蛇女均用的洒在烤肉表面,渗出的油脂将碎末包裹,龙涎的香味融入烤肉之中,比烛先前闻到的香味还要浓郁数倍。

     蛇女之前眼中展露出的那丝不舍,烛现在终于理解了,这两颗沾染龙涎的草的香味比之前她使用的还要浓郁,虽然烛带来了更好的肉食,但是毕竟才刚认识,就要将自己珍藏的香料用掉,自然会有些不舍。

     “天虫,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她和我们一样说话吗?”

     “不容易,你能够说话是由于我寄生在你身上,从而向你共享了一部分语言常识,而赤鬼能够说话是由于他本就会幽族的通用语言,而要教会这蛇女说话还是挺有难度的,你可以通过龙语向她传递信息,但是她反馈回来的语言你是不了解的,不对,等等······”

     天虫注意到了,蛇女的满头蛇发都有着诡异的眼瞳,小小银曈之中铭刻着璀璨的四芒星阵,一头四转鬼蛟的传承者。

     “这小蛇女有着属于自己的传承,灵智开化用不了多少时间,零转三重之前只要能够活下来,就应该算是通过了传承的最初考验,当她晋升零转三重的时候自然也就通过传承顺带能够了解幽族的语言。”

     “鬼蛟是什么,很强大吧。”

     “不算强大的种族,通常由蛇类进化而来。虽然蛇女也算不上什么强大的种族,但是相对于那些没有任何特色的初生体而言,这小蛇女的天赋已经足够惊人了。没有任何人教导,她便已经学会了使用工具处理食材,凭借对香味的感知烹调出了如此美味的食物。”

     小蛇女既然听不懂烛和天虫之间的对话,疑惑了片刻之后也就干脆不再理会他们说什么了,而是精心烹调着这格外怪异的肉。

     烛清了清嗓子,龙语虽然通过赤鬼的神魂学到了,可是自己从来没有尝试过,而且自己的喉咙没有龙族那般坚韧。

     “我······”烛艰难的从喉咙深处吼出了一个字。

     蛇女疑惑的抬起了脑袋,满头的蛇发全都将视线移向了烛,因为她听见那是从烛口中说出的,明明不是属于自己的语言,但是却能够清晰的明白,那是眼前的家伙再说他自己。

     “我名为烛。”见到蛇女点了点头又回了他一句,烛淡淡一笑。

     “我们的语言并不相通,现在我只是使用一种强大种族‘龙族’的语言向你传递信息,而你说的话我依旧听不懂,所以下面的对话中,你觉得认同就点点头,不认同就晃动你那满头蛇发的小脑袋行吗?”

     小蛇女疑惑了一下点了点头。

     “我想让你当我的厨子,帮我烹调美食,作为回报,我会保护你,你觉得可以吗?”

     小蛇女满脸的欢喜,因为自己太弱了,自己出生之后似乎经历了一张恐怖的灾难,侥幸活下来的她在逃窜中被一条强大的‘同族’所救,但还是被遗留在了这附近。

     因为恐惧她学会了爬树,因为饥饿她选择了杀戮,从火桑木的枝丫上取下火种故而有了美食,被那位同族的**滴落的草木都散发出了淡淡的清香,作为调料也使得食物更为美味了。

     “哦,简直是暴殄天物啊,这么好一个蛇女你居然让她当你的厨师,更可怜的是这蛇女居然没有将自己的欲望与本能释放出来,不过还别说一个光想着吃的傻蛋和一个没有欲望的蛇女可真是绝配。”

     当然天虫所谓的绝配并不是繁衍意义上的绝配,而是他们这种纯真的傻劲,也许正是由于两者的心智还没有发育成熟,无论蛇女还是人类种族在幼年阶段都是需要很长的时间来培育灵智。

     造物主很大程度上是公平的,某方面强化的同时也有其他方面被削弱了。

     很快,在天虫的诱导下,蛇女糊糊涂涂地就和烛签订了契约,而当事人烛也是屡试不爽,通过这种手段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居然心中从未涌现出一丝罪恶感。

     天虫不相信这就是所谓的纯真,因为纯正这个词是不可能出现在九幽界的,这是万界至秽之物聚集之地,邪恶已经烙印在所有出生于九幽界生物的灵魂之中了。

     而蛇女的表现出的纯真不是天虫不想拆穿,可能仅仅是由于出生时间太短,邪恶还没有彻底展现吧,亦或着这就是蛇女依附强者的手段,烛没有表现出欲念,故而她改变策略,展露出这所谓的‘纯真’。

     没过多久,烛便带着一头零转一重的豹牙狸再次爬上了古树,豹牙狸的体长仅有半米,纤细的身躯没有过多的肉,但是却有着及其紧致的皮毛。

     不过无论是烛还是天虫亦或是这烹饪天赋惊人的蛇女对于衣料的处理都是一片茫然,从烛现在身上这简陋至极的‘战甲’就能够看出,简单的穿孔然后用肉筋将这些坚固的甲壳串联起来。

     如此漂亮的蛇女就算烛是个白痴不至于弄一套丑陋的甲壳给她套上,豹牙狸的上半身皮毛被翻卷过来用炭灰干化处理之后作为一件小短衣便让蛇女自己穿上了,而剩下的大部分皮毛则被烛制成了一件粗糙至极的短裙。

     照着烛所说的,蛇女乖乖的穿上了这丑陋的衣裙,虽然烛的手艺确实很烂,不过好在小蛇女这绝美的容姿才能将这简陋的兽皮衣裙传出别样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