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咒印分裂
    “千万别睡着,这邪火虽然不是天地孕育的强大能量,但是从威能上来说比不少强大天地自然孕育的能量还要强横,千万不能错过。我现在将你一转才会拥有的另一种咒印提前赐予你,火源咒印。”

     火源咒印虽然在威力上是所有火之咒印中最为弱小的咒印,但是它有着将无源之火化为火种的奇效,每一枚火种都将继承火焰原有的全部特性,如同九幽界的生物一般,从零转重新成长。

     巨柱在邪火的灼烧中不断脱落,却也不断的凝实,粗糙的表面变得光滑细腻,棱角分明的骨质结构俨然是一根巨大的脊柱,无形的剑气将八条至秽物质凝聚成的手臂从烛的庞大身躯上切落。

     挣脱束缚的脊骨剑正想要脱离邪火,一只从至秽物质中伸出的瘦弱手臂却轻轻的伏在了剑身之上,剑气透体而过,那手臂却没有任何的伤势,手臂上类似银色小剑的图案散发着暗淡的光芒,原本狂躁的脊骨剑也似乎变得缓和了不少。

     “咒印居然分裂了。”天虫的脑袋从烛的左手中钻出,盯着烛手臂上的这个咒印,剑骨咒印,乃是剑之咒印中的一种,虽然自己也已经掌控这种咒印,但是并没有将之赐予烛,这完全就是从血剑咒印中分裂出来的。

     咒印本就是最为本源的力量,拥有无穷的变化,即使是天虫这个行家都没法说是能够完全掌控咒印。

     血剑咒印由于受到烛的一身剑骨刺激,而重新构筑出了剑骨咒印,而血剑咒印本身却也由于失去剑的那一部分而变得纯粹,衍生出了血之咒印。

     一时间天虫也发蒙了,自己刚刚将一转才能交给烛的第二枚咒印植入,同时烛却又诞生了两道咒印,才零转的烛居然身负四道咒印,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平静了的骨剑慢慢缩小直至达到适合烛使用的长度,一种怪异的感觉充斥烛的内心,那是伴生骨甲带给自己的躁动,烛带着疑惑将脊骨剑刺入自己的后颈,伴生骨甲欢呼着撕开了自己后背的血肉皮肤,骨骼扭曲变形形成一道宽扁的凹槽。

     随着自己‘第三条’脊柱嵌入,自己一身剑骨似乎全都活了起来,随手一挥一道微弱的剑气凭空展现,虽然烛完全没有理解剑气是怎么来的。

     大团的至秽物质在邪火中凝聚,还未等天虫将之化为能量献祭这团至秽物质居然莫名的炸裂了,其中一片麦芒般纤细的碎骨带着一坨不大的至秽物质直接抛出了这片满是尸体的战场。

     天虫尾巴一点烛左臂的那朵火焰纹身,周围的邪火如同洪流般汇入其中,磅礴的热量直接作用在周殇的血肉肌体上,除却四枚咒印下方的血肉以及骨骼没有损毁,烛的整条手臂上载也看不见任何的血肉,天虫的躯体一动,随着落下的只有些许炭灰。

     “很不错,这邪火的能量很充沛,化为火种之后后续能量居然让其提升到了一转三重。以后可以尽可能到各种高温的地域修炼,这是为火种供给火属性能量最为简单的方法。”天虫说着看了看烛的左臂便是一声叹息,蓬勃的血肉能量注入烛的臂膀处,稚嫩的肌体迅速覆盖包裹那裸露的骨架。骨鳞钻出将皮肤覆盖,烛再次化为半龙人形态。

     邪火熄灭,那磅礴的热量也消散了,本来出城援救统领小队的士兵见到傻傻站立着的烛二话不说就把他扛上了肩头。“小子你哪里冒出来的,收集战利品也不用这么着急,先跟我回城。”

     “大叔,能不能把我放下来,我自己能走。”对方没有任何恶意,但是自己被完全当成小娃娃的感觉让烛不由感到心累。

     “小鬼想都别想,要放你下来保准一溜烟就不见人影了。练会了凝血术就想偷偷到战场上抽取优质精血提升血脉是吧,告诉你吧抽取精血也是要有一定实力基础才行的,像你这种零转三重的小鬼若是想要抽取零转五重以上的精血估计累个半死都凝练不出多少,还是挑些低等级的吸收血肉能量吧,尽早晋升才是王道。”

     “那个牛头大叔,凝血术是什么东西呀?”烛一脸疑惑的问道。

     而扛着他的牛头士兵更是一脸诧异,随后喃喃道:“这孩子估计吓傻了,连凝血术都不记得了。”

     “喂大叔我没傻,我并不是圣城的人,我是被无罪大人从十层魔窟外扔下来的。”

     “什么······无罪大人······圣主还在庇护着我们。”说着这看似憨厚的牛头士兵居然留下了热泪,那什么圣主估计也是他们对无罪的称呼。“圣主,哦,就是无罪大人,他老人家还好吗?”

     “应该还好吧,好像我们来之前他一直在沉睡。”

     “那就好······”

     从牛头士兵这烛了解到了一些信息。圣城乃是无罪建造了的,这也不奇怪,毕竟这十层魔窟都是他搞出来的,多个圣城也不奇怪。而圣城中种族各异的生物的由来同那些幽邪族并不一样,幽邪族是由邪龙的邪气结合秽土诞生的生物,他们这些圣城子民多数乃是从城下一座血池中诞生的,也有少数是彼此结合孕育的。传闻那处血池从虚空中抽取幽母河之水,铭刻九幽界近乎所有生物的孕育魔纹,并结合净魂魔纹以及各种增幅魔纹。

     孕育出来的生物千奇百怪,但是却不像外界的生物那般心中满是恶念,生来就有着完整的文明体系,拥有统一传承的知识,虽然相貌不同,实则上却有着同族的深厚情谊。仿佛这座圣城就是九幽界中少有的净土。

     “小子,话说你应该算是什么种族啊,似乎圣城并没有长成你这种样子的。”

     “应该算是半龙人吧。”

     “龙啊,怪不得总感觉你和那些幽邪族气息有些相似。那淡淡的龙威似乎还挺高等的,回城后大叔我帮您提炼一些龙血,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啊,精血最好凝聚百滴之后再提升到零转四重,虽然凝聚精血需要更多的时间,但是底蕴越深你的将来就会越强大。尤其是你本身带着龙族血脉,千万不能浪费了。”

     听牛头人这么一说,烛不由心里一紧,自己莫名其妙就提升了一重,整个过程自己完全不清楚,到底有没有百滴精血啊。

     “小子,你的运气来了,这居然有一头龙属的幽邪族尸体,与其被转化提炼其他精血还不如就让你提炼龙族精血得啦。”牛头士兵从腰间的小包裹中摸索了一阵:“哈哈,还在。给,这是凝血术的口诀,滴些血上去骨片就会浮现内容,当血液能量消耗文字就会消失,别像大叔当年一样用自己的血啊。”

     牛头士兵将这头类似地龙的幽邪族尸体刨开了一个口子,将烛塞进去笑道:“小子能吸收多少就吸收多少,不要操之过急,吸收太多精血可是有爆体危险。大叔已经在这边上做了标记,保准回来的时候能够找到你,可不许乱跑哦。”

     瞥了一眼地龙尸体旁的那滩骚黄液体,烛也是一阵无语,只好点了点头,将骨片沾了点血液。

     灰白的骨片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血色小字。

     “血为天地生灵之本源,万物之源泉,以血御血,凝血之精,炼血之身,化血之魔,饮天地之血,成九幽魔躯······”

     九幽魔血?九幽魔躯?

     自己体内的乃是九幽魔血,和这其中描述的九幽魔躯,烛感受到了那冥冥之中存在的一丝联系。

     自己体内的‘龙族精血’渐渐褪去那一抹龙威,由龙血载体转化为自己本身的九幽魔血,其威能似乎变弱了,但是当魔血在体内涌动,这足足数千字的凝血术居然自己浮现在了脑海中,可是明明自己才看了开头。睁开眼的烛仔细核对了一番,脑中的凝血术居然比骨片上记载的还要多出部分。

     多出来的那部分已经不是教人如何凝练精血了,而是一种利用自身精血施展的秘术。

     通常低级血脉的生物能够通过吸收少量高级血脉生物的精血来提升自己的生命层次,可是通过这种秘术凝练出来的精血却成了一种恐怖的物质,当其他低等生物吸收那精血之后,并不会出现任何不适,精血也自然而然的融入他们的身躯,为其提升生命层次。

     可是随着吞噬过精血的生物愈发强大,他的自我意识也会愈发薄弱,不断变化的身躯会自我衍生出一个其他的意识载体,无论是融合还是取代,最终这躯体的原本灵魂会完全改变,保留所有的记忆和过往,但是在脑海中会永远存在一个‘主人’。

     当其主人需要肉体降临之时,这个灵魂将会化为灵魂碎片滋养降临此身的那一道意识。

     “以血筑魂,妙啊,真没想到九幽魔血居然还隐藏着如此可怕的特性。当你足够强大拥有自己的势力之时,便可以借着赐予龙血之名在暗地里给自己留下无数后路。”

     “邪龙能够将自己的意识降临到幽邪族身上,会不会也是知道了凝血术的后半段?”

     “应该不是,幽邪族都是邪龙自身邪气侵染大地滋生的物种,不存在血脉的牵绊,应该是邪气的关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