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九幽
    九幽,位处于万界之下,万界之中最为污秽之物都将最终汇聚于此,而相对的至清之物都会在轮回中流转进入九天,可以说万界中所有的生物无不向往着趋近于完美的九天,而九幽则是一切恐惧的源头,生物的灵魂一旦流转到了九幽就代表着再无出去的可能,即使死亡多少次,都仅仅是在九幽之中不断徘徊,然后在无数至秽物质中抹去所有意识重生。

     这个漆黑的世界如此陌生,虽然带着血色的眼睛让自己能够看清这个世界,可即使是光芒都是带着浓郁的黑色。空气中弥漫着厚重的黑色絮状物质,诞生在九幽之中的生物无论何时,都被迫呼吸着这种粘稠的空气。

     在幽母河中孕育而生的弱小生物接近八成都在诞生的那刻由于呼吸的第一口空气便重归了母河的“怀抱”。

     冥冥之中有着一股意志,催促着九幽之中的生物去完成一件壮举“破开九幽同万界之间的壁垒”,可是对于该如何去打破却只字未提。

     “这是······我是······什么?”一个错乱的意识从一条幽母河诞生的小虫脑海中闪过,不过下一秒这被九幽忽略的意识再次被抹去。小虫眨了眨血色的双眼,迷茫地看着周围的一切。压迫感十足的物质不断挤压着自己的身躯,哪一处小口应该就是离开这里的通道,这种压迫感使得小虫开始奋力想要钻出那道口子。

     当小虫将头部伸出那道口子本能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随即那种窒息感迫使它回归了那拥挤的空间,至少在充斥其中的粘稠液体内自己能够通过体表进行呼吸,拥挤却不致命。不过没多久,小虫就发觉了不对劲的地方,自己身躯的一部分传来了一种感觉催促自己的口部吞食。在这种饥饿感的胁迫下,小虫大口吞咽了一些自己周围的液体,但是显然这并不能让自己消除这种饥饿感。

     在不断加重的饥饿感中,小虫的理智开始混乱。既然那个洞口没法出去,而这些液体又没法饱腹,小虫终于将自己的视线转向了周围的那厚实壁垒,一口下去确实咬破了,一种鲜美绝伦的口感充斥于小虫口中。没错,这就是‘血肉’,这个词汇突然间闪现在小虫那不多的意识中,自己需要这种血肉,这已经不是仅为了饱腹了,而是一种本能传来的命令。

     还在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而大口撕咬的小虫突然感觉腰间一痛,从身体和****之间仅有的缝隙中小虫看见了另一张嘴,同自己如出一辙,不过当自己还在撕咬****的时候,对方已经破开****将自己作为了食物。疼痛造就恐惧,恐惧孕育疯狂,下半身的痛楚还在持续,可是这狭小的空间容不得自己转身反击,而脱离这又会窒息而死,无奈中小虫只能疯狂地撕咬****。

     一口更为鲜嫩的血肉满溢口中,小虫因受伤而导致的痛楚得到了一丝缓解,不过下一秒换来的是对方更为猛烈的反击,伤口还在扩张,下身足有三成已经破碎不堪,而自己对敌方造成的伤口仅此一道,而且对方的身躯比自己更为壮硕,向着对方体表被自己咬出的伤口中奋力钻入的小虫已经没法顾及自己身体的伤势,纵然在钻入的时候由于不断的积压导致体内的血肉以及残存的内脏都从断裂的下半身中流出也已经在所不惜了。

     意识渐渐开始消散的小虫血肉开始再次凝聚,残存的血肉溶解并重组构筑出全新的器官。这就是九幽,一切死亡的生物都将被九幽意识销毁并重铸,如果那弱小的灵魂并没有消散,将会在自己的血肉中重生,但是连意识都已经抹去,一定程度上这已经能够算是一种全新的生命了。而在幽母和中,这种死后的“重生”则是被加快了上百部,尸体没有腐败的过程,死亡的下一秒就是重生的开始。

     “这是······我是······什么?······虫?”这个意识一出现,小虫便又一次陷入了昏厥九幽意识再次将之抹去,不过似乎由于这个意识的存在,九幽意识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小虫死亡之前几小时的记忆被留存了,照理说重生之后什么意识都不能保留的,也可能小虫几小时的生命使得九幽懒得将这段意识抹去了。

     醒来的小虫身处原先那条大虫的体内,全身被那鲜嫩可口的血肉包裹,腹中依旧饥饿的小虫毫无顾忌的开始吞食这些粘稠的血肉。由于体内的器官不断被撕咬,那条饱腹之后正在小憩的蛆虫开始疯狂地扭动自己的身躯,可是对方确实在它体内,没有手足,而一张大口虽然能够轻易的撕开自己的肌体,可是狭小的通道中它完全无法转过身撕开自己的身体取出自己体内作怪的东西。

     痛楚持续的时间并不久,不足半小时,由于体内器官被大范围损坏,大虫救灾痛苦中死去了。已经有了一丝饱腹感的小虫只见自己周围的血肉化为了一团黑色物质将自己包裹,它能够感觉到这种物质对自己有着无穷的好处,亲切到极致的感觉迫使它拼命的吞食这些物质,即使自己的胃部被这些“食物”渐渐撑裂,脏器受到挤压而变形,全身躯体膨胀而出现无数裂口,吞食的黑色物质从体表的裂口中流出却没有随着引力而向下流通,而是均匀的覆盖在小虫的体表。

     这好似一个没有终止的循环,这次小虫并没有死去,对方重生之前被它吞食这也就造成了那条大虫的灵魂丧失了归宿,短暂的时间这灵魂便开始崩毁,化为纯粹的灵魂物质,正在蜕变的小虫自然而然的开始吸收这些物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黑色物质开裂,展露出了其中的实体,虽然依旧是一条虫,但是和之前的小蛆虫已经有了明显的改变,白嫩的肌肤上出现了一层纤薄的甲壳,浅褐色的物质虽然依旧不算坚硬,但是同之前那种肌体相比足足强了数倍有余。

     强大的身躯也代表着更多的消耗,很快完成蜕变的小虫又开始感觉到了饥饿,将两条通道之间的****完全吃完也难以消退这种饥饿感,而且这虽然也是血肉,可是粗糙干涩完全没有同类血肉那般的鲜嫩,生物就是这般贪婪,生存在九幽之中的生物更是如此,生物的本能完全被九幽意志掌控,贪婪是它们的荣耀,同为血肉,自然会选择更为可口的。

     “没准****后面还有着更多······”小虫没有为自己这种贪婪同类血肉的行为感到恐惧,而是兴奋得不断颤抖。鲜嫩的血肉在召唤自己,不过在一会的小憩之后自己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一条小虫在自己所在的空间中蜷缩在角落,恐惧得盯着自己,那应该是自己从肉壁上咬下的一块血肉,只是吃剩下的残渣,然而只是小憩的一会,那团残渣居然变成了一条鲜嫩的蛆虫,虽然大小就连自己的一口都不能填满,但是聊胜于无。

     在对方惊恐的表情中小虫直接将之吞入了口中,满口鲜嫩血肉的感觉不由令小虫精神一震。似乎同直接吞食血肉有着一丝区别,而到底多了些什么小虫没法感知,也没法猜测,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自己需要。为了这些东西自己可以忍受饥饿,等待血肉化为新生的小虫。不断重复着咬下血肉、堆砌、等待的过程,看着碎肉化为黑色物质,然后猛然间黑色物质似乎多了些什么,多的那些东西是比血肉更为珍贵的事物。

     一次次虐杀这些新生的小生命,小虫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蜕变,可能相对来说身体的变化并不大,可是那种升华的感觉愈演愈烈,似乎有什么要从自己内部破体而出,自己非但没有恐惧相反还甚是渴望。